>

科伦药业命悬川宁抗生素:追加投资20亿

- 编辑:新葡萄京官网 -

科伦药业命悬川宁抗生素:追加投资20亿

合作伙伴不欢而散

5月10日,科伦药业宣布补充2013年股东大会的一项临时提案。公告称,公司收到股东程志鹏(持有公司2534.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8%,为公司第4大股东)提交的书面临时提案,即由公司及所属子公司增加向银行融资10亿元。新提案将一并在2014年5月21日召开的2013年股东大会上审议。

陷入君健塑胶公司关联收购门后,市场对大输液龙头股科伦药业的关注仍然不变,仍在遥远的新疆伊犁。 为了这个近40亿的巨额投资项目,科伦药业动用了16.44亿的超募资金、发债和股权质押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这是科伦药业目前149亿总资产的27%。 “这对科伦药业而言,这是一场只能打赢不能输的仗。新疆项目对科伦药业有着关键性影响,如果不赚钱的话,对科伦药业影响就大了。我们几个月就要往新疆跑一趟,时时跟进了解情况。”一名长期跟踪科伦药业的机构股东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而自2010年上市以来,科伦药业13个募投项目,6个项目发生变更,一些项目进展缓慢,而当时其IPO最大的募投项目——扩建软袋输液生产线项目,当时拟投资2.1亿,但上市后却处境尴尬,三年下来,投资进度只有4%。 这一切项目变化,与科伦药业试图“从输液向非输液转型”的全产业链战略调整有关。 过半募投项目更改 2010年6月,科伦药业登陆中小板,IPO实际募集资47.9亿。其13个募投项目承诺投资金额为14.91亿元,超募32.98亿。 彼时,科伦药业招股说明书披露的13个IPO募投项目,重点投放在其传统优势领域大输液业务。包括扩建新增塑瓶输液生产线工程、扩建直立式软袋输液生产线工程、扩建软袋输液产品生产线工程、新建液固双腔袋输液生产线工程等10个项目,合计投资11.86亿元,占计划募资的79.52%。 其次才是非大输液业务。IPO募集项目中,只有珍珠制药二期改扩建工程项目和中南科伦原有生产线技术改造工程两个非大输液项目,合计投资仅2.55亿,占计划募资的17.13%。 但上市三年后,科伦药业大规模进行更改募投项目。2012年年报显示,科伦药业13个募投项目中,6个发生变更,项目变更比例超过一半。 而当时拟募资最大的扩建软袋输液生产线项目,2011年上市时拟投资2.1亿,但2011年全年未做任何投入,2012年科伦药业才投入755万,资金投资进度只有4%,几近停滞。 截至2012年底,科伦药业13个募投项目,只有3个完全完工,3个实现盈利,募投资金项目进展和收益远低于其三年前招股说明书预期。 募资项目进展缓慢,和科伦药业的战略调整极为相关。“科伦药业上市募投项目很多受到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改造的影响,不得不做一些调整和修改,有些还经过反复测试调整,再加上公司战略调整,开始往非大输液领域发力,所以募投项目才会出现这种差异。”一名接近科伦药业的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新疆项目才代表科伦的未来。” 而科伦药业将大量的超募资金投向了并购,靠大量并购野蛮生长,先后用超募资金收购了浙江国镜药公司、崇州君健塑胶有限公司、青山利康等。截至2012年底,科伦药业IPO募资已累计投入42.07亿,仅剩7.06亿。$pager$ 40亿伊犁项目尚未盈利 超募资金大量并购,科伦药业一不小心触及红线。5月20日,科伦药业因关联收购君健塑胶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立案调查后,我们第一时间和高管联系了。这是一个比较明显和低级的错误,他们对资本市场这块规则还是不太懂。虽然收购价格合理,但站在股东角度考虑,并购的公司是公司员工持有的,这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作为股东不能理解这种做法。”前述科伦药业机构股东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事实上,立案这个事情对公司影响并不大,我更关心新疆项目。” 科伦药业新疆伊犁抗生素中间体项目拟投资39.923亿,于2011年上半年正式启动,主要生产硫氰酸红霉素、头孢系列中间体,进军抗生素市场。按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的规划,科伦药业将围绕新疆项目形成红霉素系列和头孢系列两条完整的全产业链。 科伦药业做此战略调整另有深意。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曾公开表示,公司在大输液领域的发展目标,是市场占有率在50%至60%之间,在这个区间“就基本接近利润边际了”。目前,科伦药业大输液领域已接近这一利润边际,必须开拓新领域。科伦药业正是想通过完善抗生素全产业链来推进非输液业务。 刘革新最终选址伊犁的原因在于伊犁具有廉价的粮食、水、能源供应和人力资源,初步测算至少比国内现有大部分厂家的同类产品成本低20%。 据悉,科伦药业为了新疆这个项目,除了动用16.44亿超募资金,其余23.48亿资金通过发债和股权质押融资解决。 2012年,伊犁川宁项目按计划推进,项目一期工程硫氰酸红霉素中试车间一次性试车成功,2012年6月2日中试生产出首批合格硫氰酸红霉素产品。2012年10月,伊犁起进入分批调试阶段。 “目前,伊犁项目按计划进行中,一期工程已试生产成功。”科伦药业董秘办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众多机构投资者不时从天南地北飞往新疆伊犁,了解伊犁项目最新进展。 “科伦药业高管非常看重新疆项目,董事长刘革新60多岁的人了,身家上百亿还常年驻扎新疆,穿着工作服,和当地工人同吃同住。”广州一名私募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新疆项目目前还没有盈利,现在一期还在试生产阶段。” 但业内对伊犁项目也不乏质疑。目前,全球硫氰酸红霉素的需求大致为1.1万-1.2万吨,处于产能过剩状态。科伦药业的进入,势必会引发行业洗牌。 “市场也有不看好的因素,抗生素用得太多了,随便一个感冒去医院动不动就输液打抗生素,现在医药界越来越多质疑,中国人使用这么多抗生素的危害性,这个市场本来就不应该做这么大。”前述私募人士指出。

然而,仅六天后,科伦药业突然变更会议地点,改为远在新都区的成都保利公园皇冠假日酒店。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程志鹏同时在科伦药业任总经理和董事。

8点半左右,会场外走廊站了两排安保人员,有数十人。在登记了个人信息后,安保人员对记者进行了安检,其过程犹如机场般严格。

那科伦药业为何加码投资?

股东会进场需安检

“用私人公司控制科伦的原材料,比市价高卖给上市公司。”一位科伦药业投资者表示忿忿。$pager$

8月2日,为了保障一场普通的股东大会顺利召开,科伦药业不但变更了会议地点,还大幅提升了会场的安保力量。

公告称,2011年伊犁川宁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抗生素中间体建设项目(即“川宁项目”)原计划投资总额39.92亿元,原设计产能为年产硫氰酸红霉素4800吨、头孢系列中间体9000吨。

这一切或源于科伦药业与昔日合作伙伴之间的一场恩怨。

理财周报记者注意到,毕马威已连续7年为科伦药业提供审计服务,但双方此前却未能及早就该保留意见涉及的事项取得完整并明确的结论性意见。

此后,科伦药业通过川宁公司斥巨资进军硫氰酸红霉素领域。2011年,科伦药业宣布斥资40亿元,在新疆伊犁市建立“万吨抗生素中间体项目”。去年,该项目一期工程硫氰酸红霉素中试车间一次性试车成功。公开报道称,62岁的刘革新亲自督阵该体量庞大的项目。近两年来,刘革新极少回四川总部,他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新疆的工地上。在此次股东大会上,刘革新坦言,新疆项目是作为公司启动抗生素全产业链的核心枢纽、生死攸关的要害所在。

根据科伦药业此前规划,川宁项目全部达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68亿元,净利润14.84亿元。

科伦药业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此严格的安保措施是为了保障会议的顺利进行。

理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的资产负债率达到43.94%,并不算太低。而公司账面上的资金仅有20.24亿元,如果全部用来追加川宁项目投资,则无法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代晓飞称,他跟着叔叔代云国在红霉素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对这个行业很了解。在他看来,新疆红霉素项目选址非常优越,一是新疆煤炭资源丰富,二是伊犁河谷自然条件优越,非常适合红霉素的生产。这个项目建成后产能在全球都是屈指可数的,而且具有很大的成本优势。

公开资料显示,前述导致保留意见的事项,是指科伦药业财务报告流程中有关完整识别关联方关系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存在关联方未披露情形。具体而言,科伦药业与成都久易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科伦药业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刘革新对成都久易公司的重大业务活动可以实施控制),科伦药业子公司川宁生物曾向成都久易公司购买发电机组、煤炭、淀粉等,实际交易金额总计约3.1亿元。

熊鹰表示,当时,在成都珈胜几乎瘫痪的情况下,如果公司继续坚持对新疆科伦投资,则是对上市公司和投资者极端地不负责任,因此为控制风险,科伦药业启动了相关法律程序以终止及解除与成都珈胜的合作。

对于川宁项目提高50%的预算,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接触到的一位医药行业研究员透露,“截至2013年6月底,川宁项目已经投资了30亿,但当时还只是一期。如果按照原预算,二期9000吨中间体的投资额只有不到10亿,我们也觉得奇怪。公司川宁项目最大的看点就是新疆成本优势全产业链,猛地增投20亿,成本优势可能就不明显了。”

当记者进入会场后发现,会场两侧也整齐地站立着多位安保人员,会场显得严肃而紧张。

2014年4月26日,科伦药业发布了一则停牌公告,称审计机构毕马威在《关于对科伦药业2013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保留意见的专项说明》中,曾发表“无法确定保留意见涉及的事项是否明显违反企业会计准则及相关信息披露规范的规定”的意见,不符合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应明确说明非标准无保留意见涉及事项是否明显违反会计准则及相关信息披露规范性规定的要求,公司将配合审计机构展开相应工作。

成都珈胜方面认为,科伦药业撕毁合同后又新成立川宁公司从事同样的产品生产,严重地侵害了合作方的利益。

停牌已过半月的科伦药业久困在关联交易的阴影中,仍不见复牌迹象。

科伦药业股东会如此严阵以待,或和公司与昔日合作伙伴成都珈胜之间的恩怨情仇有关。

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川宁项目已累计投入金额34.01亿元。

8月4日下午,代云国的侄子代晓飞向记者表示,“科伦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刘革新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企业家”,但是优秀的企业家更应遵循契约精神和信用准则。成都珈胜方面希望科伦药业严格执行此前双方签署的协议。既然签订了协议就应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在加码20亿投资的同时,由于追加资金自筹,科伦药业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

科伦药业方面的材料显示,2010年9月中旬,成都珈胜实际控制人代云国通过中间人找到刘革新,自称其在新疆伊犁有建设硫氰酸红霉素等抗生素中间体的资源,引荐科伦药业到新疆伊犁投资该项目,并希望与科伦药业合资建设。但双方到新疆伊犁实际考察并成立新疆科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五天,代云国因涉及一桩案件而被相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导致科伦药业提前终止这项合作。

有科伦药业投资者犀利地指出,“科伦药业做了3-4年的调研和准备工作,最后工程预算严重不符,其实2012年土建、购买发电机组的时候就可以预见到了。为什么不提前挑明。”

对于该纠纷,科伦药业董秘熊鹰在股东大会上回应称,公司确实和成都珈胜有过该合作协议。主要内容是大家共同投资在新疆建立抗生素中间体项目。应成都珈胜的邀请,公司在2010年9月赴新疆进行了考察。在2010年的10月份,双方共同出资设立新疆科伦。

但后来硫氰酸红霉素两条生产线预计能达到6000吨的产能,为使川宁项目总体产能与原设计接近,将硫氰酸红霉素第二条生产线改造用于孢系列中间体项目,调整后该项目计划总投资额将增加至59.66亿元,新增投资额19.74亿元将以自有资金方式投入。

因购买了科伦药业的股票,代云国的儿子以股东身份前来参加此次会议。

更值得指出的是,科伦药业账面上并无充足资金用于追加投资。

据悉,早在2011年科伦药业就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成都珈胜,要求确认解除《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并返还科伦药业4400万元。

近日有股东提议公司增加向银行融资10亿元,被指是为了川宁项目。

上午九时左右,会议正式开始,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包括董事长刘革新在内的科伦药业众高管入场,会后数位安保人员亦不离刘革新左右。

而川宁生物恰恰是科伦药业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川宁项目的建设主体。

8月2日上午,记者赶到会场时,看到森严的安保场面很是吃惊。

川宁生物涉关联交易致审计保留意见

项目纠纷未了局

服务长达7年之久的审计机构毕马威针对公司2013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指科伦药业财务报告流程中有关完整识别关联方关系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存在关联方未披露情形——即科伦药业与成都久易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科伦药业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刘革新对成都久易公司的重大业务活动可以实施控制),科伦药业子公司川宁生物曾向成都久易公司购买发电机组、煤炭、淀粉等,实际交易金额总计约3.1亿元。

科伦药业年报显示,2010年10月21日公司使用自有资金5100万元与成都珈胜共同设立新疆科伦。该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主营生物能源和生化行业的投资。科伦药业持有该公司51%的股权。

而就在停牌配合审计机构展开相应工作之际,科伦药业决议对正在开展的重大项目——川宁项目追加近20亿元的投资,在市场引起了不小争议。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12月10日,科伦药业又使用自有资金850万元与两名自然人共同投资设立川宁公司,科伦药业持有85%的股权。

公司自4月28日起停牌,待公司审计机构发表明确结论性意见后申请复牌。

7月17日,科伦药业发布公告宣布了现场会议召开地点:成都市一环路西一段119号成都千禧酒店会议室。此地亦是科伦药业召开股东大会的常用之处。会议议题为审议《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增加公司及所属子公司向银行融资的议案》。

如此一来,科伦药业川宁项目的总投资额达到了将近60亿元,占到了科伦药业总资产(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182.85亿元)的1/3.该项目的成败对科伦药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与记者交流中,代晓飞多次表示,这件事非常复杂。诉讼纠纷估计在短时间内解决不了。

截至5月16日,科伦药业仍处在停牌当中。

对此,刘革新表示,科伦将用法律手段解决此次纠纷。

急增10亿银行融资,或为解资金饥渴

“我们一直在沟通,希望能妥善解决,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但是双方的解决方案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尤其是在股份数量分配上。”代晓飞表示。

新葡萄京官网,但在短期业绩难以体现之时,公司反而加码了近50%的预算。

第一阶段硫氰酸红霉素生产线目前已正式投入生产,第二阶段头孢系列中间体于2013年7月开工建设,预计2014年底完成。

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因此,该议案的提出被市场解读为科伦药业在替川宁项目解决资金上的燃眉之急。

2014年5月15日,记者多次致电科伦药业证券部,但相关电话持续为语音提示“相关高层在召开会议”,无法联系到具体人员。

川宁项目蹊跷增投20亿,体量占总资产1/3

令市场不解的是,2014年4月24日科伦药业才刚刚审议决定增加抗生素中间体项目(即“川宁项目”)投资。

尽管科伦药业后续发布公告称川宁生物与成都久易公司就发电机组交易的最终价格系根据成都久易公司实际发生的成本费用确定,定价公允,但市场始终持怀疑态度。

本文由中医中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科伦药业命悬川宁抗生素:追加投资2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