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币急贬 中国外贸纺服企业迎大考

- 编辑:新葡萄京官网 -

人民币急贬 中国外贸纺服企业迎大考

自今年3月17日央行提升人民币日内波幅至2%后,有关人民币汇率弹性的争论就一直不休。但究竟什么是达到均衡水平、什么是合理的波幅限制,以及怎样才是实现了人民币弹性的实质性增强?市场或监管可能都没有统一的标准。

3月17日,人民币即期汇率以大跌279个基点、波幅约0.5%,“迎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区间由1%扩大至2%的首个交易日。 触发大跌的市场力量,从早先的套利资本退潮,悄然转变为银行美元避险买盘。 一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当天国内银行持续买入美元,直接推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他们也是情非得已,在人民币双向波动概率增加与波幅扩大的叠加效应下,银行不得不持有尽可能多的美元头寸,应对潜在人民币大贬值风险。” 套利资金则开始围绕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寻找新的套利方法。 一家美国投行人士透露,当日有对冲基金找到他们,打算合作发行一款类似“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的新人民币汇率衍生品。 “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即一款押注人民币单边升值套利的金融衍生品,具体套利模式是,在一个约定的合约存续期内,投资者与投行设定一个略低于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执行价”与远低于当前人民币汇率的“保护价”,只要每月结算日当天的人民币汇率高于执行价,投资者就能按低于市场的汇价买入人民币,收取汇兑收益。若某天人民币汇率低于这个保护价,投资者将被迫按这款衍生品名义投资金额的“2倍”,与投行按照执行价进行交割结算,相应的汇兑亏损额成倍增加。 过去一年人民币持续升值期间,这类衍生品资产规模一度突破3500亿美元。但2月底人民币一波大幅贬值,令投资者损失惨重而少人问津。 在这些对冲基金眼里,备受冷落的“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只需稍加改动,又能创造全新人民币套利机会。 具体而言,这款衍生品将借鉴“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的部分条款,即设定低于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执行价,但投资者每月要按执行价买入人民币获利,需要满足“每个月内,人民币汇率日单边波动幅度超过0.5%的天数,不得超过10个交易日”;反之对冲基金则按约定汇价向投资者出售一定额度的人民币,令后者蒙受汇兑损失。 “说到底,这是一款押注人民币汇率日波幅扩大实现套利的衍生品。人民币日单边波幅超过0.5%的天数越多,对冲基金与投资者的对赌胜算越大。”他透露。这些对冲基金敢于如此对赌,在于他们曾对近期人民币日波动幅度做过测算,发现2月底人民币贬值潮期间,有多个交易日出现人民币日波幅超过0.5%。 3月17日,美元兑人民币1个月隐含波动率创两年新高,对冲基金胜算相应又增加不少。 他们还相信,人民币-日元套利交易将持续退潮。因为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区间扩大,增加了这一交易的汇兑风险,令套利资本规模大幅缩水,最终还会倒逼人民币汇率日波动幅度扩大。 “近期之所以没有出现赎回潮涌,主要是日本央行打算执行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令这些套利资本仍然看好人民币-日元升值趋势,选择观望。”前述外汇交易员说,但大规模撤离仅仅是时间问题。 相比对冲基金挖掘套利新模式,外贸企业正面临更高的美元汇兑风险。 一家外贸企业透露,以往人民币单边升值且日波动幅度较小,他们通常先预估人民币未来半年的升值幅度,再与银行签订相应的远期人民币互换交易执行价格,如今这个执行价变得难以预测。 有银行向他推荐买入人民币汇率期权交易实现套期保值。但他犹豫不决。因为他担心人民币期权交易市场流动性不高,交割违约风险相应增大;且套利热钱在离岸人民币期权交易持有大量头寸,可以“操纵”人民币短期汇率走势,影响企业参与人民币期权交易套期保值的成败。 在上述外汇交易员看来,要真正扼制套利热钱规模,单靠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与降低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值,远远不够,还需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机制,通过汇率市场化定价“压缩”境内外人民币的价差空间,令套利热钱无利可图。

6.26!人民币汇率在4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刷出一年半以来新低。

但市场就是市场,货币对于价格的发现功能,在人民币的境内及离岸市场中得到了淋漓尽致体现,这一点在近期更为明显。实际上,随着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的持续走贬,各种投机、对冲保值的需求都应运而生了。

今年年初人民币便开始连续下跌,自3月央行扩大人民币汇率日间波幅至2%后其更是“放心”下跌。业内人士认为,人民币急速贬值或正在为“双向波动”铺路,面对人民币市场化步伐的加快,中国外贸企业正迎来汇率的“双向波动”大考。

上周开始,中国银行推出了一款人民币结构性衍生产品,条款称如果9个月内人民币汇率下降1.7%的话,投资者就可获得5%的年化收益,高于其他多数期权类存款品种3%左右的水平。而如果没有达到约定的贬值触发点,存款者就只能获得0.1%的年化收益,比香港现有的1年期银行普通人民币存款利率0.59%还要低。

人民币前四月急贬

据悉,恒生银行也推出了极为类似的“看空人民币汇率”的保护投资型存款产品。在其他银行,也包括某些针对高净值“私人银行”客户的专属同类产品。

4月30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结束了连续五日的上涨,较前一个交易日微跌24个基点至6.1580。随着中间价的回调,人民币即期市场盘中再度下跌,持续保持近期以来与中间价较大的偏离幅度,最低触及6.2669创近一年半以来新低,收盘报6.2591直逼6.26这一重要关口。

这是否意味着这些在港银行机构开始做空人民币?其实不然,因为银行最主要的外汇业务都是为客户而设计的,银行自身的自营头寸占比一直不算多。

回顾今年前四个月,人民币在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不断下跌: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已经由2013年12月31日的6.05下滑至30日的6.26,贬值幅度达3.47%,已经完全回吐2013年整年即期汇率2.83%的涨幅。

可以说,在去年全年约3%的对美元升值情况下,并没有出现上述结构性汇率衍生产品。而一直以来国内部分银行推出的远期汇率产品等,最初目的也是为外贸企业提供对冲手段。但由于单边升值预期的存在,一直就无法产生规模效应,进而抑制了银行的创新主动性。

“此番人民币贬值,无论幅度和持续时间都是2005年汇率机制改革以来的首次,其因素也纷繁复杂,主要是长期以来人民币单向升值造成了市场的失衡,热钱涌入、套利行为盛行都造成人民币汇率偏离均衡水平,市场亟待调整。同时,中国宏观经济自今年年初以来的下行压力以及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引致资金回流都促使人民币走软。”中行广东省分行汇率分析人士说。

市场灵敏的嗅觉告诉我们,从今年1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劲升至历史新高的6.0406后,贬值预期开始抬头,至3月17日波幅倍增实施的前一交易日,人民币贬幅已达到1.81%。而3月17日当日人民币大跌279个基点后至今,短短两个多月人民币接着又贬值了1.25%,半年不到已完全吞噬了去年全年的升幅。

“实际上,政策目标或为更大的波动,而非持续贬值。”渣打银行认为,此番人民币贬值是市场对央行在3月17日起执行人民币日内波幅由1%至2%这一举措的反应。

市场看到了人民币未来或者继续贬值,或者扭贬为升的可能性均大大增加了,也就是说双向波动的概率变大,人民币弹性增强了。这一情况下,对银行机构来说,并不存在赌哪个方向的可能。但对于外贸企业而言,汇率保值的必要性空前提升。为了对冲实务中的汇兑风险,这些来源于政策和市场预期的产品的市场认可度,自然就得到增强。

观察人民币近两月走势,可以看出,人民币即期汇率波动幅度明显扩大。新政策执行当日3月17日人民币贬值0.45%,3月30日继续贬值0.5%,而后3月24日人民币大幅升值0.58%,而后汇率保持下滑趋势直至4月底。

最近两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境内即期汇率出现大跌,昨日的盘中最低落至6.2639,距年内低点6.2676咫尺之遥。可以说,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人民币走势的不确定已大大增加。这一切的理由都在于,人民币的弹性真的增强了。

“人民币汇率此次单边大幅贬值,是人民币振幅扩大的表现,这也表明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寻求建立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今后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趋势或更加明显并将成为常态。”广东省金融学院院长陆磊说。

有人欢喜有人愁

人民币在短短四个月内急贬3.47%,更具弹性的双向波动正在形成。这对多年来习惯了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的中国外贸企业而言,或意味着更为复杂的贸易结算和更大的风险。

广东东莞薏莎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应钿说:“过去人民币升值对企业虽然造成很大成本压力,但走势很明朗,因此应对也相对简单,无非就是通过锁定汇率等金融产品来规避风险。但如今汇率向上升值和向下贬值的空间都很大,这无疑加大了企业决策的难度。”

过去几年来,在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强烈的背景下,出口企业通常以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为一个周期,约定汇率,锁定风险,少数企业也会应用远期结售汇等金融工具避险。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掉头直贬,不少企业因此遭受了损失。

广东惠州一家大型制衣厂就是其中之一。接单经理告诉记者:“我们之前与外商签订的合约是在对汇率升值预期下确定的,而现在的人民币汇率变化和当初预期刚好相反,就汇率层面我们这些单就损失了不少。”

但也有一些即时结汇的小型外贸企业在此番人民币贬值过程中尝到甜头。汕头澄海一家玩具企业老板告诉记者:“汇率下降了,我们出口的东西值钱了。除去原材料、供应商调价等因素,每月可以比去年多赚不少。”

然而,更多的企业声音反映,近期人民币汇率剧烈波动对企业签单造成了负面影响,比如,欧美市场不愿意与中国企业签长单,只签短单,这对企业稳长期发展而言不利。长期来看,更为明朗的汇率走势或更有利于外贸。

企业应综合配置保值渠道

人民币“升升不息”告一段落。从监管层释放的市场信号来看,未来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性较以往会显著提高,毕竟,“双向浮动”本来就是汇率市场化的应有之义,而增加汇率弹性、让市场力量在人民币汇率形成过程中发挥更重要作用,是中国汇率改革的目标所在。

作为市场主体,中国外贸企业应尽快转变经营思路,改变对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为应对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专家建议,企业应从保值角度出发,以真实贸易为背景,规避汇率波动风险,而不应以自身预期或投机心理,把经营利润暴露在外汇市场的不确定性当中。

银行业人士建议,企业可从汇率保值出发,在银行叙作远期结售汇或者人民币期权业务,以达到保值、规避汇率风险的目的。

“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保值特点,对于大型外贸型企业而言,规避汇率波动的有效操作策略是综合配置保值渠道,丰富一揽子应对汇率波动风险的工具,分批签约,提高抗风险能力。”中行广东省分行资金业务部人士表示。

本文由中医中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人民币急贬 中国外贸纺服企业迎大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