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花池药市]太子参

- 编辑:新葡萄京官网 -

[荷花池药市]太子参

太子参,近阶段有外省药商到产区收购货源,虽整体销量不是很大,但受人气的带动,行情呈持续上攀之势,现荷市贵州太子参统货交易价格45-48元之间。

太子参在这两年中药材普遍高位运行下更是坐上了直升飞机,安徽、福建、贵州太子参三大产地都在发展种植,很多人不明白,贵州种植太子参面积10万亩之多。为什么太子参还会涨价?有人说是由于天气自然灾害造成的产量锐减;有人说以太子参为原料的产品开发越来越多,市场需求增大了;也有说商家的炒作因素。其实太子参价高有许多偶然因素,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每年的太子参有一半的产量是做太子参种苗埋在地下损失了。 受太子参价高价影响,贵州太子参产区多数农户都回到当地开始种植太子参,形成了返乡潮,农村热闹了,人气也旺了。特别是2011年,太子参不掉价反而涨价,施秉县种植太子参的种植户一年暴富出10个千万富翁,百万富翁40个,更加刺激了农户种植太子参的积极性。 2011年12月安徽省中药材总商会会长冯学品筹备成立贵州省中药材商会,3月冯会长带领8个副会长到太子参种植地调查,施秉县种植太子参约56000亩,余庆太子参种植面积约17000亩,黄平县太子参种植面积约58000亩,镇远太子参种植面积约4000亩。其余周边几个县种植面积加起来有13000亩,遵义地区3000亩,黔南州种植2500亩,其他地区零星种植面积有1000多亩。合计贵州省种植在地的有154500亩。如此大的种植面积,为什么今年太子参产新后货源依然不多呢?原因有三:一是去年采挖的太子参亩产在130—140公斤,销售价220元左右,采挖出的太子参亩产值在3万元左右,而没有挖留种的太子参种苗产值约5万元,所以今年自当地太子参产新到10月底,种植的15万亩太子参其采挖面积不到6万亩;多数被农户留做种苗。二是品种退化病害严重,种植管理技术差,导致亩产量下滑,今年当地太子参平均亩产在90公斤左右。三是高价的心态影响,今年产新初始,太子参产区售价在220元左右,随着产新的深入,价格不断下滑,时下产区太子参售价在140元左右,种植户因价低惜售,多数种植户想等到上涨之后再售卖手中货源。由于以上三个因素,是造成目前太子参种植面积虽大但市场货源不多的现象。 今年太子参总产量已增加到8000吨,加之药市整体行情的疲软,太子参的价格也摇摇欲坠,一路下滑。目前安徽统货售价在140元左右,贵州统货在145元左右,福建统货在150元左右。而时下产地购货商不多,前期跟风者多被套,损失严重。很多商家认为太子参价格还会下滑,都停手观望,市场走动同样缓慢。以前做太子参的大都满载而归,今年能否把货出完,尚且不好定论。按照目前的市场走势,太子参价格还得下滑,具体能降到什么程度,暂且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太子参不会反弹。 较太子参时下价格不断下滑来看,明年的太子参更是让人担心。目前贵州省太子参种苗在地留种面积8万亩左右,这些种苗不论贵贱都要种植,按每亩平均250公斤种苗计算,可种植面积达60万亩,其明年太子参产新后的产量可达年需求量的3倍。安徽产区3万多亩太子参,还有1.5万亩留种,福建种植面积在3万多亩左右,今年将近一半没有采挖,都留做种苗。由此预计明年全国太子参种植面积将突破70万亩。太子参市场的激情预计还得等5年以后。(本信息由安徽省中药材总商会、贵州省中药材商会会长冯学品提供 中药材天地网亳州分公司 鲁振坤整理) (本文出自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自“中药材天地网”,否则后果自负)

岁末年终,新一轮的太子参种植又开始了。尽管今年太子参价格大大不如往年,但在柘荣县农村的田间垄头,仍随时可见开山种参的场景。 这几年太子参价格飙升,太子参种植出现了“水波效益”,以柘荣为中心,向周边福鼎、福安、周宁、寿宁、蕉城等县扩张,由于群众增收愿望迫切而盲目效仿,使太子参面积急剧增加,但一些地方种植技术落后、生产经营分散以及政府部门指导支持不够等原因,也给太子参产业发展带来了一些突出问题。 柘荣县通过政府引领、群众参与和企业助力这“三套车”,使太子参产业步入良性运作轨道,参农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明显增强。 政府引导 把握产业发展理性节奏 今年7月11日,宁德市在柘荣召开的全市太子参产业发展现场会,市委书记廖小军要求全市推行太子参产业发展的“柘荣样本”,发挥政府引导功能,注重风险防范,注重科技运用,注重尊重规律、注重技术培训、注重市场导向、注重政府扶持。 这几年,柘荣县把太子参产业作为”海西药城”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政府主导下,建立市场监控机制,坚持政策引领推动、坚持科技创新驱动、坚持企业铸链拉动、坚持品牌战略带动、坚持优质服务联运,设置了专门的管理机构,积极争取到了省、市领导和省药监局等部门的政策支持,实施了太子参种子提纯复壮、产品研发、市场流通、发展平台建设等方面的工作。 “尽管今年太子参面积增加很多,但柘荣本地传统的参农种植面积并没有多多少,”柘荣县药业发展局领导说,“我们适时都会发放太子参市场行情通报,老种植户都会根据通报情况确定今年留种多少、明年种植多少。” 除了种植面积上管控,县政府每年还统筹安排专项资金,扶持太子参品种提纯、基地培育、田间管理、GAP基地建设和推广工作,鼓励企业进行太子参产品研发。这两年,柘荣就新引进了中食集团、海城药业、江中制药、今古通集团、福建中医药大学饮片厂、台湾一条根实业公司等9家大型实力企业基地项目,致力以太子参为主的中药饮片、现代中药、保健食品、药妆美容等产品研发。 此外,柘荣还加大领导建设以太子参为主的产业发展平台,开发建设1500亩的生物医药循环经济产业专业园和200亩的现代医药物流园区,投入1600多万元建设开放共享的生物医药产业公共检测服务平台、海西药城电子商务平台,不断完善太子参产业链。$pager$ 群众发动 提高自觉抵御风险能力 柘荣县英山乡老牌种植户章龙秋,经历了太子参价格的起起落落,练就了他“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淡定。 “做农业,一定要根据市场情况来做,不能盲目跟风,否则,不但自己挣不到钱,还影响了别人。”章龙秋认为,对于今年太子参面积增大、价格下降,是一些人盲目跟风,甚至是有些工作人员看到农民挣钱眼红造成的,“真正的参农,不管有价无价,都会种,种子是自己留的,挖工是自己的,挣些工钱总是有的。” 陈维焕是福安市上白石镇的太子参种植大户,他原先是搞商品贸易的,去年看到太子参价格高,就眼红,花了3万多元购买了太子参种,由于管理缺乏经验,收成不怎么样,加上今年一斤才30元左右,连本钱都拿不回来。 其实,对柘荣的许多参农来说,都能根据当年的市场行情和种植情况,来决定明年留种多少、种植多少,一点都不盲目。像章龙秋,一般每年留种100公斤左右,去年他留种减了25公斤,又卖了25公斤,他说今年太子参降价是意料之中的事,“种植久了,总能嗅出市场的一些变化。” 另一方面,这几年许多参农和经销商有了保护品牌的自觉意识,对于太子参面积的扩大也不无忧虑,“太子参是我们柘荣农民的当家产品,种的人多了,盲目跟风的人多了,他们又没有技术,不知道太子参轮作和病虫害防治,会给太子参品质带来破坏。” 游文涛是黄柏乡的一名“老牌”太子参经纪人,经营太子参业务已有10年历史了,目前,他已收购10多吨干参,并已发往亳州等地,他表示,正是因为标准化种植、加工技术的普及,柘荣太子参的品质还是最好的,“就怕其他地方太子参流进柘荣,以次充好,会破坏柘荣太子参的名誉,所以群众也好,经销商也好,要有自觉监督的意识。” 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为规避太子参市场的不稳定,柘荣在引导群众在种植太子参的同时,也鼓励种植了其他中药材,如发展金钱莲、铁皮石槲等,以降低市场风险。$pager$ 企业参与 拓展太子参产业发展空间 太子参种子退化、病虫害增多、产品研发不足等问题,是全市太子参产业发展现场会讨论的一个重点。而解决这些问题必须靠科技力量,对山区县来说,药业企业是个依靠。没有企业的参与,太子参产业发展就无异于“临渊慕鱼”,这其中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至关重要。 应卫峰是闽东力捷迅公司副董事长、福建西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是个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早在他担任闽东力捷迅公司总经理时就开始了“柘荣太子参”GAP研究,同时将目光瞄向太子参品种退化、病虫害增多问题。 在力捷迅公司的参与下,柘荣县实施了《“柘荣太子参”GAP研究及示范》、《太子参规范化种植研究》、《太子参优良种质评选及质量控制关键技术》等国家级、省级重大科技专项,有效突破了良种繁育、规范种植、病害防治等技术难题,并初步完成太子参道地性研究,建立了一整套太子参标准体系,总结出的太子参生产操作规程成为指导全国太子参生产的标准规范,“按照这个标准种植的太子参,平均亩产比其他同地块增产15%左右,而且品质好。”县农业局农技员黄冬寿说。 来自厦门大学植物专业的叶祖云教授就是病害防治课题的专家之一,去年开始就依托力捷迅组培实验室进行了太子参杂交育种、脱毒苗试验、四倍体培育等工作,已在英山乡的凤阳村建立300多亩的田间试验基地,“寄生在太子参体内的病毒经脱毒后,不会再生病毒病,采用脱毒苗种植的太子参生长健壮,基本上不打农药,会更安全。”叶祖云说,“再过一年的论证,就可以向群众推广脱毒苗了。” 依托企业参与,太子参精深加工也迈出了重要的步伐,已经研发了“复方太子参颗粒”、太子宝饮料、太子参咖啡、太子参饮片等产品,正在实施太子参细粉、双参颗粒、太子参多糖抗糖尿病片、红景天苷和抗过敏药、抗抑郁症等药物研究课题,“这些研究成果一旦转化成产品,每年将消化太子参几千吨,将大大拓展太子参产业发展空间。”应卫峰说。

本文由中医中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荷花池药市]太子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