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文伟委员:中药外用药国际化应纳入国家战略

- 编辑:新葡萄京官网 -

刘文伟委员:中药外用药国际化应纳入国家战略

过去几年时间里,在不同的公开场合,“中药国际化”可以说是刘文伟的不二主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这是他的首要提案;2014年,他还向刘延东副总理当面汇报,在面对媒体时,这也是他雷打不动的呼吁重点。从另一个层面上也可以说,这几年中药国际化越来越被业界关注和被媒体传播,都有着刘文伟和他所主导的天津京万红人的功劳。

刘文伟建议,一是将中药外用药国际化纳入“十三五”中医药发展战略,国家主管部门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中药外用药进行研究。

“这是中药国际化的突破口!”刘文伟把全部时间用于钻研,带团队,论证发展的可行性。他希望国家把中药外用药国际化纳入“十三五”中医药发展战略,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中药外用药进行研究,如开展与国际标准的对标研究工作,开展慢性难愈合创面领域“煨脓生肌理论”的机理研究,为中药外用药国际化奠定理论基础。他希望能在更多企业建立国家级中药外用药研发转化基地,实施中药外用药产学研合作。

2014年12月3日,《京万红软膏组方与制作技艺》已成功入选中国《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笔性项目名录》,并收录在传统医药类中,这为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通过外用药打开国际化掣肘起了一个很好的开头作用。多年的标准化、品牌化实践,已经让京万红领先同行一个身位。据不完全统计,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拥有两个中国驰名商标、两个国家级文化展示基地、两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一个是国家级的。有五个知名院士和企业开展着长期的合作,光自主知识产权品种药物就达到八个。回眸刘文伟履任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总经理的七年历程,他所做的事都可以归结为一个核心目标,那就是尽快实现中药产业的国际化,从而使中药科学惠及世界。

三是通过政策引导,扩大中药外用药在国内临床上的应用。国家要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和推广中药外用药使用方法的研究,将一些经典中药外用药尽快纳入相应的创面治疗诊疗指南。(中国中医药报)

“我一直在思考,做企业,做事业总得有追求,总得留下点什么。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要为国家民族做点事。”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天津市委会副主委、天津京万红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伟在中药生产领域工作了30多年,对中国传统中医药有着深厚感情。刚刚当选中国经济十大新闻人物的他,并没提起企业利润的增长及个人对企业的贡献,他关心的是“中药人的使命”——中药的文化传承如何走向世界。连续两年,他提出了“加快中药外用药国际化步伐”的相关提案,希望能够加快中药的国际化、现代化步伐。

在各个行业都在宣扬“中国梦”的背景下,对中药感情甚深的刘文伟将他的“中国梦”总结为这样一句话:“希望有朝一日中药能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实现真正的国际化。”刘文伟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坦言,无论这条路有多难,都要有人来做,“我们这一代人得为中国的中药传承与发展留下痕迹”。(记者 刘伊玲 杨未宏)

针对我国中成药国际化进程举步维艰的现状,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伟建议,从具有比较优势的中药外用药入手推进国际化。

必须找到突破口。作为祖国传统中医药重要组成部分的针灸2010年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其和相对应西医的治疗效果比较,具有简、便、效、廉优势。刘文伟借鉴针灸国际化经验,开始探索加速中成药国际化进程的思路和方法。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打造出中药外用药的国际化品牌,让中药外用药率先走出去,最终引领中药国际化奠定坚实的基础。而反观具备此类条件的中药企业,能够真正传承传统工艺、又具备历史使命感和产业领军能力的,还需要在国有中药企业中寻找“头雁”。

刘文伟说,中成药国际化的问题在于,一是大多数内服中成药治疗病种与相对应西药相比在疗效上缺乏比较优势;二是中成药多为复方,很难像西药那样解释清楚是哪种物质在起作用;三是欧美发达国家设置“绿色贸易壁垒”。

图片 1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天津市委会副主委、天津京万红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伟。资料图

事实上,从刘文伟最开始呼吁“中药国际化”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条道路的艰难。但作为一个中药从业者,刘文伟又深知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国际化这条路是中药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中药产业发展不能只停留在国内市场。刘文伟举例,一盒20克的京万红药膏,含33味中药,可是招标价仅10元。由于招标采购价格过低,难以让中药厂家有更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而国际化本身,无疑是对中药产业良性发展有助推意义的。尽管艰难,但刘文伟从未放弃为中药国际化寻找一个突破口。经过充分调研之后,他提出了“立法是基础,标准化是关键,文化认同是根本”的基本思路。除了借鉴韩国日本在这方面的经验之外,刘文伟也通过企业进行不断地尝试。

二是激励企业建立国家级中药外用药研发转化基地。鼓励企业实施中药外用药产学研合作,推动中药外用药出口企业的发展。

“中药国际化应从具有比较优势的中药外用药入手。”刘文伟进一步摸索:“慢性难愈合创面”领域,如糖尿病足、压疮、下肢静脉性溃疡和创面感染等病种治疗上,中药外用药与西药外用药相比具有突出的比较优势,临床疗效直观,干扰因素少,易于评价。

与此同时,中药产业迫切需要标准化、品牌化。“目前来看成果不是太明显。究其根本原因,目前我们中药在评价标准上和西药是不同步的。”刘文伟此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专访时曾这样感叹。他指出,在医学上的外科领域,存在着许多西医药难以攻克的世界性难题,其中具代表性的难题如“慢性难愈合创面”领域,主要包括糖尿病足、压疮、下肢静脉性溃疡和创面感染等。在这些病种的治疗上,中药外用药与西药外用药相比较,具有突出的比较优势。另外,在外科领域用药的临床疗效直观,干扰因素少,易于评价。因此,中药外用药在临床治疗上的显著优势,将成为中药国际化的突破口。

“我追寻的‘中国梦’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中药能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真正实现国际化。”刘文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中药研究和推广工作中。他说,中药从过去的“丸、散、膏、丹”发展到现在,一直有进步,但进步仅是“自己和自己比”。我国是中药原料出口大国,然而中药产品本身出口非常有限。韩国、日本等国家,从中国拿了低价原料,做成制剂后,到国际上再以数倍价格卖出,“我觉得在助推中药国际化方面,我们做药人有这个责任、使命。中药不仅要走出去,还得走得好、站得住。中药优势需要被发扬光大。”

但,中药国际化仅靠一家企业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下一步的推动,迫切需要配套产业基地和产业政策在更大的广度和深度上发挥作用,促进全行业上下游产、学、研链条的共同发展。“国家应当激励企业建立国家级中药外用药研发转化基地、同时在有条件的企业中建立国家级中药外用药研发转化基地,鼓励企业实施中药外用药产学研合作,推动中药外用药出口企业的发展”,刘文伟在今年的政协提案中这样写道,“通过政策导向,扩大中药外用药在国内临床上的应用,国家要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和推广中药外用药使用方法的研究;国家要将一些经典中药外用药尽快纳入国家相应的创面治疗诊治指南。”

刘文伟认为,“缺乏比较优势”是中药国际化的最大障碍。多种内服中成药治疗病种与相对应的西药相比在疗效上缺乏比较优势;中成药多为复方,很难像西药那样解释清楚是哪种物质在起作用;欧美发达国家设置“绿色贸易壁垒”,使我国中成药国际化之路困难重重。

“站在天津的平台上,我想把企业做成‘大卫药’;站在全国的平台上,我想推动中药外用药率先实现国际化。最终让企业梦融入到中国梦之中!”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伟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杂志社记者采访时说。

“从我辈做起,从我做起,有国家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中药外用药定将率先走出去,最终为中药国际化奠定坚实基础。”执着的刘文伟正带领自己的企业团队不懈努力着。

我国中成药国际化进程举步维艰,刘文伟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大多种内服中成药治疗病种与相对应西药相比在疗效上缺乏比较优势;二是中成药多为复方,很难像西药那样解释清楚是哪种物质在起作用;三是欧美发达国家设置“绿色贸易壁垒”,使我国中成药国际化之路更加困难重重。

这就需要国家有关政策的扶持与推动。全国各地有众多的生物医药园区,生物医药产业也作为国家新型战略产业加以扶持,中医药是否能够享受同等待遇?无论是在科研人才、科研经费还是科研项目方面,就记者的了解,中药都处于劣势。刘文伟建议,应将中药外用药国际化纳入国家“十三五”中医药发展战略。国家主管部门要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中药外用药进行研究:一方面开展与国际标准的对标研究工作;另一方面开展慢性难愈合创面领域“煨脓生肌理论”的机理研究,为中药外用药国际化奠定理论基础。

本文由中医中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刘文伟委员:中药外用药国际化应纳入国家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