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全“育婴四法”论

- 编辑:新葡萄京官网 -

万全“育婴四法”论

万全( 1488 - 1578?) , 字密斋, 明代湖北罗田县 人。祖传三世名医, 至密斋医术更精, 通晓各科, 尤精 于儿科及养生学, 著书立说 。《育婴家秘》 提出“育婴 四法 ” : “今集 《育婴家秘》 , 又分四目: 一曰预养以培其 元, 二曰胎养以保其真, 三曰蓐养以防其变, 四曰鞠养 以慎其疾。预养者, 即调元之意也; 胎养者, 即保胎之 道也; 蓐养者, 即护产之法也; 鞠养者, 即育婴之教 也 。 ” “育婴四法” 指导人们的孕、 胎、 产、 养 , “育婴四法 集成篇, 博采诸书尽格言。人欲求嗣能读此, 何忧丹桂 不森森” [1 ] , 至今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现就 “育婴四 法” 论述如下。1 预养以培其元预者, 预备、 预先、 提前、 准备之意; 养者, 补养、 保 养、 调养之意; 元者, 真元之气也。预养以培其元, 指怀 胎之先, 应预养父母, 保养真元之气, 为孕胎做好准备。 笔者认为, 父母双方在交合孕胎之前, 应做到以下四 点: ①要年龄适宜 。《素问·上古天真论》 言 : “女子七 岁, 肾气实, 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 任脉通, 太冲脉 盛, 月事以时下, 故有子” [2 ] 。万全引《褚氏遗书》 云: “合男女必当年, 男虽十六而精通, 必三十而娶, 女虽 十四而天癸至, 必二十而嫁。皆欲阴阳气血完实而后 交合, 则交而孕, 孕而育, 育而为子, 坚壮强寿” [1 ] , 认为 男、 女的适宜年龄分别为 30 岁和 20 岁; ②追访先辈病 史, 规避胎传之疾 。《广嗣纪要·择配篇》 言 : “女有 螺、 纹、 鼓、 角、 脉五不宜, 男有生、 犍、 变、 半、 变五种病, 均难结胎而有子” [3 ] , 婚前进行必要检查, 追访家谱、 族 系, 减少遗传性疾病和畸形儿的出生; ③食养充裕, 精 力充沛, 男女均清淡饮食、 作息规律、 适量运动, 则男精 女血充足; ④睡眠充足, 心神愉悦 , 《广嗣纪要·择配 篇》 言 : “女子之性偏急而难容, 情媚悦而易感。难容 则多怒而气逆, 易感则多交而沥枯, 气逆不行, 血少不 荣, 则月事不以时也。此女子所以贵平心定气, 养其血 也。 ” [3 ] 做到以上四点, 则男女形神兼备, 真元之气盈 盛, 择春月生发之时, 阴阳交合, 孕播生命之种 。“男 悦其女, 女悦其男, 两情欣洽, 自然精血混合而生子 也” [1 ] 。如稼禾植种, 必择良种, 选适时、 播沃土。正如 《育婴家秘·十三科》 所言 : “天之德, 地之气, 阴阳之 至和, 相与流通于一体, 能顺时数, 谨人事, 勿动而伤, 则生育之道得矣” [1 ] 。2 胎养以保其真此乃孕期保健论。孕初, 胎芽脆弱, 易受“天时、 地利、 人和” 等相关不利因素左右 。《育婴家秘·十三 科》 言 : “刀犯者, 形必伤; 泥犯者, 窍必塞; 打惊者, 色 青黯; 系缚者, 相拘挛” [1 ] 。如稼禾之种, 初萌其芽, 须 时时呵护, 以免受虫害。具体做法 : “调喜怒, 节嗜欲, 作劳不妄” , 终使 “气血从之, 皆所以保摄妊娠, 使诸邪 不得干焉” 。2. 1 调喜怒 孕母当保持心神愉悦, 忌喜、 怒、 忧、 思、 悲、 恐、 惊, 此对胎儿尤为重要, 然亦多被忽略。孕妇情 志的不良变化除导致自身气血紊乱外, 还特别不利于 胎儿的生长发育 : “过喜则伤心而气散, 怒则伤肝而气 上, 思则伤脾而气郁, 忧则伤肺而气结, 恐则伤肾而气 下, 母气既伤, 子气应之, 未有不伤者也。其母伤则胎 易堕, 其子伤则胎气不完, 病斯多矣” [4 ] 。若孕母心神 愉悦, 则五脏安和, 气血流畅, 胎元安固, 子女出生后身 体健康、 心智聪慧 。“子在腹中, 随母听闻, 自妊娠之 后, 则须行坐端严, 性情和悦……如此则生男女福寿敦 厚, 忠孝贤明” 。2. 2 节嗜欲 孕母必食养为要, 不忘食节、 食忌。 “儿在母腹中, 藉母五脏之气以为养也。苟一脏受伤, 则一脏之气失养而不足矣……酸多则伤肝, 苦多则伤 心, 甘多则伤脾, 辛多则伤肺, 咸多则伤肾。 ” 现仅顾食 养不顾食节、 食忌者众 。“如喜啖辛酸煎炒肥甘生冷之物, 不知禁口, 所以脾胃受伤, 胎则易堕; 寒热交杂, 子亦多疾” [4 ] 。嗜食膏粱厚味, 必致母肥胎瘦, 因过食 肥甘, 缓滞脾胃, 水谷不化精微, 反生孕母膏脂, 致痰湿 内生, 胎儿水谷之精反少, 故多胎瘦, 胎易怯弱; 不节制 生冷、 辛辣之物, 致热毒内生, 形成胎毒, 必伤胎儿。孕 母多入非天然食物, 无度、 不忌, 亦致食毒伤胎。故言: “妇人受胎之后, 最宜调饮食, 淡滋味, 避寒暑, 常得清 纯和平之气, 以养其胎, 则胎元完固, 生长无疾” 。2. 3 作劳不妄 孕母过劳过逸均不宜, 过劳则耗气血 伤胎气; 过逸则弱母筋骨, 蕴肥胎, 致胎气不强, 胎养不 足 。《小儿病源方论·小儿胎禀》 曰 : “怀孕妇人…… 饱则恣意坐卧, 不劳力, 不运动, 所以腹中之日, 胎受软 弱” [4 ] ; 《万氏妇人科·胎前》 云 : “妇人受胎之后, 常宜 行动往来, 使血气通流, 百脉和畅, 自无难产, 若好逸恶 劳, 好静恶动, 贪卧养娇, 则气停血滞, 临床多难” [5 ] 。 然亦不能过劳, 过劳则耗气血伤胎气, 宜小劳 。《女科 秘要·保胎法》 言 : “宜小劳, 劳则气血流通, 筋骨坚 固。胎在腹中, 习以为常, 虽微闪挫, 不至坏事。然非 孕后方劳, 正云平日不宜逸耳” [6 ] 。 此外, 孕母患疾, 其病邪易入胞传胎, 疫毒之邪为 患更甚, 如时疫感冒, 疫疹疫斑等, 亦早投祛邪保胎之 品, 忌大毒、 峻烈之药, 避免邪未损胎而药致胎伤之误。 其中化学药品更忌。且中病即止, 不可过度治疗。 “妊妇有疾, 不可妄投药饵。必在医者审度病势之轻 重, 药性之上下, 处以中庸, 不必多品。视其病势已衰, 药宜便止, 则病去于母, 而子亦无殒矣 。 ” “凡孕妇无 疾, 不可服药, 设有疾, 只以和胎为主, 其疾以末治之。 中病即已, 勿过用剂也” [1 ] 。3 蓐养以防其变蓐 , 《说文解字》 解释为陈草复生, 引申为卧草之 意 [7 ] 。蓐养, 盖指婴儿初生之月, 子母兼养, 持顺防变。 小儿初生, 脏腑娇嫩, 形气未充。如生机盎然之禾苗, 刚刚萌芽, 宜水肥有度, 使六气无不及、 无太过, 有其时 有其气, 天人相应, 如是则能生长旺盛, 发育迅速。 “小儿在腹中, 赖血以养之, 及 其 生 也, 赖 乳 以 养 之” [1 ] 。出生前, 胎儿全赖孕母滋养, 出生后, 渐立自身 脾主运化、 肺主宣降、 肝主疏泄、 心主血脉、 肾主升发之 功能。如禾苗初出土壤外, 刚刚纳受天地之六气, 必不 能顺应自调, 此时最易受损罹病。故训立婴儿良好睡 眠、 乳食、 二便之习甚为重要。此期同现代医学之新生 儿期, 胎儿骤然离开母体, 经受巨大的环境变化, 故此 期病易凶险, 死亡较众, 应“重在保全” “贵在调养” 。 又因小儿脏腑娇嫩, 患病之后, 易为病邪克伐, 亦易为 药物克伐, 故此期施药, 必审慎精准, 中病即止。 蓐养, 也含蓐母之养, 孕母初产, 气血亏虚, 易为六 淫、 情志、 劳逸所伤, 产后之疾诸多, 产妇之疾殃及婴 儿, 母病及子, 或致新生儿乳少失养。故初产之母, 也 当食养以充气血, 畅心智, 如此则形神兼备, 乳汁充盛, 营养丰富, 婴儿生长旺盛。但若是婴儿乳食过度, 食滞 脾胃, 反致婴儿生长不良。乳母过食肥甘, 或过食辛辣 均可致婴儿热盛易病 , 《保婴撮要》 言 : “小儿初生, 须 令乳母慎七情六淫, 厚味炙煿, 则乳汁清宁, 儿不致 疾” [8 ] 。故乳母宜饮食有节、 有律。此谓 “防其变” 。4 鞠养以慎其疾“养子须调护, 看成莫纵弛。乳多终损胃, 食雍即 伤脾。衾厚非为益, 衣单正所宜。无风频见日, 寒暑顺 天时” [1 ] 。鞠养以慎其疾, 盖指养护小儿饮食、 起居, 以 防疾病之生。笔者将其概括为: 要使小儿长好, 必赖于 小儿吃好, 睡好, 玩好。4. 1 吃好 小儿生长迅速, 更赖于水谷濡养, 又因脾 常不足, 脾胃脆薄, 乳食不能自节, 故易病从口入 , 《古 今医统大全·幼幼汇集》 云 : “小儿饮食, 吃热、 吃软、 吃少则不病, 吃冷、 吃硬、 吃多则生病” [9 ] , 即小儿诸疾 与吃相关 。《育婴秘诀·脾脏证治》 云 : “幼科方中脾 病多, 只因乳食致沉疴。失饥失饱皆成疾, 寒热交侵气 不和 [1 ] ” , 可见乳食所伤的病机为脾胃脆薄 。《锦囊秘 录》 言 : “食宜少, 亦勿令虚, 不饥强食, 不渴强饮, 则脾 劳发胀, 朝勿令饥, 夜勿令饱, 宁少而食多, 宁饥勿食 饱, 宁迟勿食速, 宁热勿食冷, 宁顿勿食零, 宁软勿食 硬” [9 ] 。故小儿之养, 当乳食有节、 有时、 有禁、 有忌, 有 节, 即饮食有节制, 不可无度、 过饱; 有时, 即整顿吃饭, 非吃饭时间不进食; 有禁: 即禁膨化食品、 甜腻之物 ( 可泛指一切由工厂制造的食品) ; 有忌: 即禁食辛辣、 生冷之品。4. 2 睡好 睡乃小儿天性, 此多不慎, 其睡眠之质、 之 量均关乎小儿生长、 发育、 智力、 心志之良差, 故小儿睡 眠宜有时、 有度、 有规律, 则小儿必神爽体健, 又如小禾 之苗, 必受日月盈亏而昼动夜卧, 如是才能生长良好, 健康无病。4. 3 玩好 玩耍游戏乃小儿又一天性, 玩能健体、 益 智、 强心、 健脑。小儿必与玩耍中强其筋骨。又如稼禾 之苗, 必经风见雨, 才能根固苗壮 。《诸病源候论》 言: 凡天气和暖, 无风之时, 令母将儿子日中嬉戏, 数见风 日, 则血凝气刚, 肌肉硬密, 堪耐风寒, 不致疾病, 若常 在帷帐之内, 重衣温暖, 譬如阴地之草木, 不见风日, 软 脆不任风寒 [10 ] ” 。《育婴家秘·十三科》 言 : “小儿始 生, 肌肤未成, 不可暖衣, 暖衣则令筋骨缓弱 ” 。《千金 方·初生出腹论》 言 : “不可令衣厚……儿衣棉帛, 特 忌厚热, 慎之慎之” [11 ] , 但又嘱 : “背暖 ” “肚暖 ” “足暖” “脾胃要温” [1 ] , 以上为小儿调护之真言, 切记。玩能 益智健心, 故父母带教, 应训儿与人相合相善, 与人分 享, 与人共娱, 学知益智, 与自然合一, 应天地之变, 识 天地人间之道, 以达强心健脑之旨。即所谓心理健康, 心灵健康, 社会适应之大健康。5 小结预养以培其元指怀胎之先, 应预养父母, 保养真元 之气, 为孕胎做好准备, 一要年龄适宜; 二要追访先辈 病史, 规避胎传之疾; 三要食养充裕, 精力充沛; 四要睡 眠充足, 心神愉悦。胎养以保其真乃孕期保健论, 应 “调喜怒, 节嗜欲, 作劳不妄” 。蓐养以防其变指婴儿 初生之月, 子母兼养, 持顺防变, 此期训立婴儿良好睡 眠、 乳食、 二便之习甚为重要。鞠养以慎其疾即是养护 小儿饮食、 起居, 以防疾病之生, 必赖于小儿吃好, 睡 好, 玩好。 万全“育婴四法” 准确, 全面的概括了育婴过程中各个阶段的要点, 并给出了切实可行, 合乎科学 的指导。这些观点在今天仍有很高的科学性和实用 性。《海药本草》来源:辽宁中医杂志 作者: 侯江红

养子真诀

原标题:其实古代也有优生优育,只是你不知道~~

小儿胎禀

英国博物学家高尔顿于 1883 年首创优生学一词,其意源于希腊文,本意“生好的”,即“研究在社会控制下能改善或削弱后代种族(遗传)素质的动因,这种遗传素质既包括体格也包括智力”。

豪贵之家居于奥室,怀孕妇人饥则辛、酸、咸、辣无所不食,饱则恣意坐卧,不劳力,不运动,所以腹中之日胎受软弱。儿生之后,洗浴绷包,藏于帏帐之内,不见风日,譬如阴地中草木,少有坚实者也。

查阅我国秦汉以前文献,虽无“优生学”一词,但是,周朝的“胎教之道”、秦朝的“秦律竹简”以及汉朝的“胎养令”都表明优生优育思想与措施已然存在,传统医学对于优生优育的思想与措施更有颇多建树,于当今社会仍然可谓一大贡献。

胎禀怯弱

一、父母健康, 是后代健康的首要条件

小儿因胎禀怯弱,外肥里虚,面萅白色,腹中虚响,呕吐乳奶,或便青粪,或头大囟开,若失治者,后必为慢惊风而难愈也。宜预服长生圆。

1.择良偶,忌早婚

养子调摄

宋朝著名妇产科医学家陈自明 《妇人大全良方》卷九《求嗣门》引陈无择“求子论”曰:“凡欲求子,当先察夫妇有无劳伤痼害之属,依方调治,使内外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明朝张景岳在《景岳全书》卷三十九基址篇将女子喻为种植之地基,论述了择偶与优生学的关系,“求子者必先求母……倘使阴阳有序种址俱宜,而稼穑有不登者未之有也”,强调选择女子对于孕育子嗣的重要性。

养子若要无病,在乎摄养调和。

《景岳全书》还设男病篇,指出胎孕不仅关乎女子,还关乎男子。“或以阳衰,阳衰则多寒;或以阴虚,阴虚则多热。若此者是皆男子之病,不得尽诿之妇人也。”另外,《景岳全书》卷三十九述古篇引 《褚氏遗书》“合男女必当其年,男虽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虽十四而天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阴阳完实然后交而孕,孕而育,育而子坚壮强寿”。提倡男女身体健康,适时婚嫁,有利于子嗣的孕育。

吃热吃软吃少则不病。

明朝万全在《养生四要》卷一寡欲篇中,也从优生学和养生防病学方面论证了早婚之害,未成年男女婚配过早不仅影响发育成长,且易早衰夭折;痛陈纵欲之害。“少之时气方盛而溢……欲动情盛,交接无度,譬如园中之花,早发必先痿也。况禀受怯弱者乎,古人三十而娶,其虑深矣”。

吃冷吃硬吃多则生病。

2.寡欲而求子

忍三分寒七分饱频揉肚少洗澡。

生健康的后代,父母气血充足是基础,早婚和房事过频都不利于父母气血,对男方来说会精不足,对女方而言则血不足。因此年龄因素之外,还应寡欲,能得子和,有利于下代健康。

妇人乳汁者,血也。其血属阴,味甘而性冷,饮乳小儿,因用汤水搌缴唇口,致令冷气入腹,伤动脾胃,遂成大患也。

宋·愚谷老人《延寿第一绅言》:“寡欲乃有子,多欲则无子……士大夫欲得子,法当节欲。否则就枯松而索沥槁竹而求汁。欲得子也,难矣……江南士大夫往往溺于声色,娶妻子买妾,皆求其稚齿而娇嫩者,故生子皆软弱无病而夭亡。甚而醉以入房,神思皆乱,虽得子亦不慧。”

论下胎毒

万全还在《万氏家传育婴》卷之一“欲养以培其元篇”中引丹溪语:“无子之因,多起于父气之不足,岂可独归于母血之虚寒。”阐明“男之无子者,责精之不足也,女之无子者,责血之不足也……男子清心寡欲以养其精,女子忍性戒怒以养其血。”

古方言:小儿始生落草之时,便服朱砂、轻粉、白蜜、黄连水,欲下胎毒。盖今之人比古者,起居摄养大段不同,其朱砂、轻粉、白蜜、黄连,乃能伤脾败阳之药。若与服之后,必生患,或吐奶,或粪青,或吐泻,或痰涎咳嗽,或喘急,或腹胀,或腹中气响,或惊悸。大抵人之所生,犹树木而有根本,则枝叶茂盛。

3.同宗同姓,不得婚配

若人之根本壮实,则耐风寒,免使中年之后服脾胃药,灸丹田、三里穴也。凡下胎毒,只宜用淡豆豉煎浓汁,与儿饮三五口,其毒自下,又能助养脾元,消化乳食。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有这样的记载:“男女同姓(指同一家族),其生不蕃。”无论它是否真正为古人在人口优生优育上的认识与发现,事实上千百年来人们遵循和推崇它,是因为人们认识到近亲生殖繁衍对社会将产生不利影响。

哺儿乳法

秦朝已经有了关于“优生”的律文。1975 年 12 月,湖北云梦睡虎地十一号墓出土了一批珍贵的 “秦律竹简”,后经学者整理,成书《睡虎地秦墓竹简》。其中的法律答问篇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同母异父相与奸,可(何)论?弃市。”对同母异父发生性行为作死刑处置。

小儿百日晬内,或呕吐乳奶,或粪青色,用年少妇人乳汁一盏,入丁香十枚,去穰陈皮一钱,于瓷器内同煎一二十沸,却去丁香、陈皮,稍热与儿服之。

《唐律疏议》议曰:同宗同姓,皆不得为婚,违者,各徒二年。意思是说,同一祖宗,同一姓氏中的人,都不许相互通婚,违反这一条的,各判处徒刑二年。表明当时社会对同宗同姓近亲结婚的危害性已有相当的认识和相应措施。

辨儿虚实

4.禁止男女婚娶年龄差距过大

小儿面红如桃花色,大粪黄稠,小便清澈,手足和暖,乃表里俱实,其子易养也,不宜服药。切不可搌缴唇口,亦不可服镇心凉药,恐伤动脾胃,呕奶粪青,而生惊掣之患。

为了人口的生殖繁衍以及防止劣质人口的出生,秦朝对于当嫁不嫁、当婚不婚者,问罪于父母,设有壮夫老妇、老夫壮妻的婚娶禁令。

小儿面红色,乃为童颜,外实也。

5.为优生而考虑遗传因素的萌芽

小儿大粪黄稠,内实也。

《后汉书·冯勤传》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冯勤字伟伯,魏郡繁阳人也。曾祖父扬,宣帝时为弘农太守。有八子,皆为二千石,赵魏间荣之,号曰‘万石君’焉。兄弟形皆伟壮。”唯勤祖父偃,长不满七尺,常自耻短陋,恐子孙之似也,乃为子伉娶长妻。伉生勤,长八尺三寸。”这则通过婚姻弥补矮小身材对后代影响的故事,说明后汉时期古人就初步具备遗传因素对于人体生长发育具有作用,懂得父母身高对后代身高产生直接影响的知识。

已上三证并不宜服药。

二、胎失所养, 终止妊娠

小儿吐乳食者,胃冷也。

汉朝张仲景在《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中记有“养胎”一词,曰:“妇人得平脉者,阴阳和平,当有妊矣。阴脉弱者,阴主养胎而脉虚也……宜桂枝汤调和其营卫气血焉。”所谓“养胎”,是指妊娠后,或饮食或用药调养护胎。《金匮》可贵之处不止于养胎,还在于它提出了去除劣胎的措施,可谓优生思想的具体体现。如妇人妊娠病脉证第二十开始即云:“师曰:妇人得平脉,阴脉小弱,其人渴,不能食,无寒热,名妊娠,桂枝汤主之。于法六十日当有此证,设有医治逆者,却一月加吐下者,则绝之。”这里的“则绝之”意指终止妊娠。

小儿乳食不消化者,脾虚也。

妊娠三月,出现恶心厌食反应,属脾胃虚弱者,宜用桂枝汤调和营卫气血。但如果由于医生的误治,在妊娠三月出现上吐下泻,致使脾胃愈加虚弱,精液气血化源枯竭,胎失所养,以致胎儿发育不良,此时终止妊娠,杜绝劣质胎儿降生,从优生学上来讲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小儿大便酸臭气者,饱伤也。

隋朝巢元方在《诸病源候论·妇人妊娠病诸候》下设妊娠中风候,指出:“妊娠而中风,非止妊娠为病甚者损胎也。”在妊娠欲去胎候中云:“间有妊娠之人赢瘦或挟疾病,既不能养胎兼害母,故欲去之。”

已上三证宜多服(长生丸)。

“非止妊娠为病甚者损胎也”和“既不能养胎兼害母,故欲去之”,均指出不终止妊娠会导致母子皆伤的后果,因此必须“止妊娠”、“欲去之”,采取人工流产的措施,去除劣胎,一方面保全了孕妇的健康,另一方面从优生角度上讲,防止不良胎儿的出生以保证生育的质量。毋容置疑,此当断当决之措施,为后人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

小儿面萅白色者,气血衰少也。更加入木香、当归入木香散内

明朝张景岳在《景岳全书》卷三十八“胎动欲堕篇”说:“凡气血衰弱,无以滋养其胎,或母有弱病,度其中不能成者,莫若下之,以免他患。”孕期因疾病或药物致胎儿畸形者亦屡见不鲜。对各种原因导致胎失所养,胎儿发育不良,采取终止妊娠的措施,以确保生育质量,对优生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小儿呕奶粪青色,胃与大肠虚冷也。加丁香、厚朴入木香散内

秦朝自商鞅变法之后,实行“权制独断于君”,主张由国君制定统一政令和设置官吏统一解释法令。秦代法律对杀畸形儿作无罪论,《秦律竹简》:“‘擅杀子,黥为城旦春。其子新生而有怪物其身及不全而杀之,勿罪。’今生子,子身全也,毋怪物,直以多子故,不欲其生,即弗举而杀之,可(何)论?为杀人。”上述“秦律竹简”,意为擅自杀死婴儿者,应受到刺面刑罚,并罚其做苦工;但若是因为新生儿畸形,或者肢体残缺不全而杀死,不予治罪。如新生儿身体完好,没有生长异物,只是因为孩子太多,不愿其活下来,就不加养育而把他杀死,应作杀子论处。

小儿呕者,胸中寒也。加丁香、陈皮入木香散内

三、调饮食、慎起居

已上三证并宜服长生丸、木香散。木香散内依前证各加二味

宋朝朱瑞章在《卫生家宝产科备要》卷三指出:“妊娠脏气皆拥,关节不利,切不宜多睡,食粘硬难化之物,亦不须乱服汤药。”在卷六指出:“妊娠之后,或触冒风冷,或饮食不节,或居处失宜,或劳动过当,少有不和,则令胎动不安,重者遂致伤堕。”元朝名医朱震亨 《格致余论·慈幼论》:“儿之在胎,与母同体,得热则俱热,得寒则俱寒矣,病则俱病,安则俱安。母之饮食起居,尤当慎密。”

辨儿冷热

《景岳全书》卷三十九专设“饮食篇”,指出:“饮食之类,则人之脏气各有所宜,似不必过为拘泥。惟酒多者为不宜……故凡欲择期布种者,必宜先有所慎。与其多饮不如少饮,与其少饮犹不如不饮,此亦胎元之一大机也。”

小儿热证

明朝名医万全认为风热寒湿、酸甜苦辣、七情六欲,都会伤及孕妇的某一脏器。他在《万氏育婴家秘·胎养以保其真》中说:“儿在母腹中藉母五脏之气以为养也,苟一脏受伤,则一脏之气失养而不足矣。如风则伤肝,热则伤心与肺,湿则伤脾,寒则伤肾,此天之四气所伤也。酸多则伤肝,苦多则伤心,甘多则伤脾,辛多则伤肺,咸多则伤肾,此地之无味所伤也。怒则伤肝,喜则伤心,思则伤脾,忧则伤肺,恐则伤肾,此人之七情所伤也。是以风寒暑湿则避之,五味之食则节之,七情之感则绝之,皆胎养之道也。”

两腮红,大便秘,小便黄,渴不止。

他同时指出孕妇无疾不可服药:“妊娠有疾,不可妄投药饵,必在医者审度病势之轻重、药性之上下,处以中庸,不必多品,视其病势已衰,药宜便止,则病去于母,而子亦无损矣。”西晋张华《博物志》卷十杂说:“妇人妊娠不欲令见丑恶物,异类鸟兽,食当避其异常味。不欲令见熊罴虎豹。御及鸟射射雉。食牛心、白犬肉、鲤鱼头。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听诵诗书讽咏之音,不听淫声,不视邪色,以此产子,必贤明端正寿考。所谓父母胎教之法。故古者妇人妊娠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恶则恶矣。”

上气急,脉息急,足胫热。

万全在《万氏育婴家秘·胎养以保其真》胎养以保其真篇中先引《娠子论》:“子在腹中,随母听闻。自妊娠之后,则须行坐端严,性情和悦,常处静室,多听美言,令人讲读诗书,陈说礼乐。耳不闻非言,目不视恶事。如此,则生男女福寿敦厚,忠效贤明。不然,则生男女多鄙贱不寿而愚顽。此所谓因外象而内感也。昔太妊怀文王,耳不听恶声,目不视恶色,口不出恶言,世传胎教之道。”再引《气质生成章》:“调喜怒,节嗜欲,作劳不妄,而气血从之,皆所以保摄妊娠,使诸邪不得干焉。苟为不然,方禀受之时一失调养,则内不足以为守中,外不足以为强身。气形弗充而疾病因之。”

已上不可服热药。

成书清朝的《增广大生要旨》在卷二中指出:“凡妇人受孕之后常令乐意忘忧,运动气血养胎元,早当绝去嗜欲节调饮食,内远七情外避六淫,心宜静而不宜躁,体宜动而不宜逸,味宜平而不宜热,食宜暖而不宜寒。毋久立、毋久坐、毋久卧,又宜却去一切肥甘煎炙油腻辛辣咸酸……先正胎教宜遵行之。”在胎前节养六条首列“除恼怒。凡受胎后切不可打骂人,盖气调则胎安,气逆则胎病。恼怒则否塞不顺,肝气上冲则呕吐衄血,脾肺受伤,肝气下注,则血崩带下滑胎小产欲生。好子者必须先养其气,气得其养,则生子性情温和,有孝友之心,无乖戾之习。所谓和气致祥,无不由胎教得之也。”

小儿冷证

清朝医家曾懿《女学篇》“胎产”言:“大凡妊妇之卫生,宜运动肢体,调和饮食,居室宜面东南,日光和煦,空气流通,时或散步园林,或遐眺山川,呼吸空气,以娱心目,或纵观经史,以益神智,其影响皆能邮及胎儿,儿秉母气,自必聪慧,不止有益于产母也。”孕妇的喜、怒、悲、思皆可以使血气失合而影响胎儿,所以孕妇宜心境平和,心情舒畅,遇事乐观。喜怒无甚而经常恼怒,则气血不顺,必然影响胎儿的健康成长。

面萅白,粪青色,腹虚胀,呕乳奶。

四、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胎教思想

眼珠青,脉微沉,足胫冷。

系周朝古史官所记①:“古者胎教之道,王后腹之七月而就蒌室,太史持铜而御户左,太宰持斗而御户右,太卜持蓍龟而御堂下,诸官皆以其职御于门内。比及三月者,王后所求声音非礼乐,则太史瑟而称不习;所求滋味者非正味,则太宰倚斗而不敢煎调,而言曰不敢以待王太子……。”王后“所求声音非礼乐”,即掺有不利于胎儿的不和谐之声音,太师不予吹奏;“所求滋味者非正味”,即含有不利于胎儿的不合适之食物,太宰不予烹饪。为了优生优育,太师、太宰所采取的态度和行动,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有其一定科学道理。

已上不可服冷药。

《古代女传》系西汉刘向依据先秦典籍和民间传说编纂而成。在该书卷一“母仪”中专列周室三母以述胎教事宜:“太任者,文王之母……及其有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道正事。如此,则生子形容端正,才德必过人矣。故妊子之时,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感于恶则恶。人生而肖万物者,皆其母感于物,故形音肖之。文王母可谓知肖化矣。”

病宜早医

妇女怀胎之后为了达到“生子形容端正,才德必过人”之目的,“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感于恶则恶。”《颜氏家训》与《小学集注》也有相似论述。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周朝胎教之道虽然具有浓厚的礼教色彩,但却阐明了孕妇非但要注意饮食起居之调理,更要重视修身修性的道理。

昔韩伯林有病不服药,先当择医,若不择医,恐不死于病,而死于药。

来源:中医药文化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经云:谈方论药易,明脉识证难。

责任编辑:

古语云:贫无达士,将金赠病,有《闲人论药方》。

病不早治,治不对证,迷邪谤正,顺同恶异。

病淹日久,困乃求医,纵得良医,活者几希。

孙真人云:能医十男子,莫治一妇人,能治十妇人,莫疗一小儿。医有十三科,最莫难于小儿也。

养子十法

(一)要背暖

经云:其背脊骨第三椎下,去骨两傍各一寸半,是肺腧二穴也。若背被风寒,伤于肺腧经,使人毫毛耸直,皮肤闭而为病。其证或咳,或嗽,或喘,或呕哕,或吐逆,乃胸满,增寒壮热,皆肺经受寒而得之,故宜常令温暖。

(二)要肚暖

俗曰:肚无热肚。肚者,是胃也,为水谷之海。若冷,则物不腐化,肠鸣、腹痛、呕哕、泄泻等疾生焉。经云:胃热,能消谷,必能饮食,故肚宜暖。

(三)要足暖

经云:足是阳明胃经之所主也,俗曰寒从下起,此之谓也。

(四)要头凉

经云:头者,六阳之会,诸阳所凑也,头脑为髓之海。若热,则髓溢汗泄,或囟颅肿起,或头缝开解,或头疮目疾。俗曰:头无凉头。故头宜凉。

(五)要心胸凉

其心属内火,若外受客热,内接心火,则外俱热也。其证轻则口干舌燥,腮红面赤。重则啼叫惊掣,故心胸宜凉。

(六)勿令忽见非常之物

小儿忽见非常之物,或见未识之人,或鸡鸣犬吠,或见牛马等兽,或嬉戏惊触,或闻大声,因而作搐者,缘心气乘虚,则精神中散故也。常用补心温气药治之,如用镇心法,水银、牛黄、朱砂、金、银、脑子等药,则成慢惊风搐。如腹胀足冷者,难治也。

(七)脾胃要温

经云:脾为黄婆,胃为金翁,主养五脏六腑。

若脾胃全固,则津液通行,气血流转,使表里冲和,一身康健。盖脾胃属土而恶湿冷。饮乳小儿多因变蒸,上唇肿而头热,或上气身热,父母不晓,妄作伤风、伤食治之,或以解药出汗,或以食药宣利,或以凉药镇心,或以帛蘸汤水搌缴唇口,致令冷气入儿腹内,伤儿脾胃,抟于大肠,故粪便青色。久而不已者,即吐。吐而不已者,作搐。

见儿作搐,又言热即生风,转用凉药治之,因此败伤真气而不救者多矣。经云:脾土虚弱,肝木盛冷,故筋挛而作搐,宜用补脾温胃下气药治之。

药性既温则固养元阳,冷则败伤真气,是以脾土宜温,不可不知也。

(八)儿啼未定勿便饮乳

呕奶粪青色,缘儿在胎之时,其母取冷过度。冷气入于胎胞之中,儿生之后,因悲啼未定,便与乳奶,与冷气蕴搐于腹内,久而不散,伤儿脾胃。轻则呕奶,粪青,重则腹胀肚鸣,气逆涎潮,以致难愈,急宜服(长生圆)以治之。

(九)勿服轻朱轻粉味辛性冷下痰损心气朱砂味甘性寒下涎损神气二味相合,虽下痰涎,其性寒冷,损心损神亦不可独用也。

若儿胎受壮实,服之软弱也。

若儿胎受怯弱,服之易伤也。

新生婴儿下胎毒,坠痰涎,多致损害,皆是轻、朱二味之所误也。

(十)宜少洗浴

小儿一周之内,皮毛、肌肉、筋骨、髓脑、五脏六腑、荣卫气血皆未坚固,譬如草木茸芽之状,未经寒暑,娇嫩软弱,今婴孩称为芽儿故也。一周之内,切不可频频洗浴,恐湿热之气郁蒸不散,身生赤游丹毒,俗谓之赤流,片片如胭脂涂染,皆肿而壮热。若毒入腹者,则腹胀硬气,以致杀儿,此因洗浴而得也。

若肌肉宽缓,腠理开泄,包裹失宜,复为风邪所乘,而身生白流,皆肿而壮热也,或增寒壮热,鼻塞脑闷,或上气痰喘,咳嗽吐逆,种种之疾皆因洗浴脱着而得也。为儿父母宜鉴之哉。

本文由医学疾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万全“育婴四法”论